高考,微写作训练--呐喊微写作优秀答案

  《呐喊》场景描写优秀答案

 根据下面要求,完成微写作。

 《呐喊》是鲁迅的代表作,包括 14 篇小说。请你从《头发的故事》《风波》《阿 Q 正传》《端午节》《白光》《兔与猫》《鸭的喜剧》中任选一篇,展开联想,写一个片段。

 要求:(1)为这个片段起一个题目。(2)描写一个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。(3)能够充分体现这个场景中主要人物的特点。(4)不少于 150 字。

 【《头发的故事》】

  《双十节里的N先生》:N 的脸色一会因激动而涨得通红,一会兀自叹气,深色苍白,他说了一大通,总算停歇,似乎是说到了口渴。我的屋内霎时变得静极了,能听到围绕在黄灯下的小虫嗡嗡地闹着。他舔了下干裂的嘴唇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竖起左手,张着嘴,刚要说话,却又见我淡漠地眨着眼睛,终于闭了嘴。他脸色变得凝重了,皱着眉头,左手无力地拍了拍大腿,接着叹了口气。屋里随即又只剩嗡嗡的声响,陷入暗黄色的灯光里。见我终于是不愿听,他快速的起身取了帽子,默默走向门口。

  《自言自语的N先生》:N 先生回忆着那段过往,眼中似乎回放着过去发生的情景,自顾自地不停说着,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能任他倾倒的出口,不管对面人是否在听。“过去我剪了辫子上街总被人鄙视,现在便好了,没人敢讥刺我了。”他的眼中仿佛流露了一点满足与傲气,但也有点无奈,只要不打断,他便会继续回忆下去,回忆他往日留学的经历,发表着他的头发的故事和社会的故事……

 【《风波》】

   《辫子》:赵七爷远远的望见了七斤的头,大声叹道:“嗨呀,没有了这辫子,可是要杀头的!”。原本心里就为此事惴惴不安的七斤双腿一软,险些没有站住:“这……这不怪我,不是我执意要剪的!”村中的人纷纷来到七斤家门口指指点点,这消息如同一道判决书,七斤一屁股瘫坐在台阶上,脸色煞白,冷汗不住的冒。周围人也都纷纷退了一步,似乎都怕被眼前这个要杀头的人连累。“早知好好待在家中就好了!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!”  《辫子风波》:临河的土场上,太阳已经渐渐收了他通黄的光线了,已是晚饭的时候了。七斤一手捏着象牙嘴白铜斗六尺多长的湘妃竹烟斗,低着头慢慢走进来,坐在矮凳上。低声说道:“吃饭了吧?”说罢便抬起头来叹道:“皇帝坐了龙庭了,可我没有辫子。”七斤嫂有些急:“你怎知道?”“咸亨酒店里人说要的”这时赵七爷晃晃悠悠进了院子,七斤见七爷来了,便道:“皇帝坐了龙庭了。”七爷摇头道:“没有辫子该当何罪,一条条都清楚着呢!”七斤听罢,一脸绝望,想发声,却坐在凳上不知所措。

  《辫子闹剧》:赶了集回来而被剪了辫子的七斤,气忿忿地坐在桌旁,也无心吃饭,坐在椅子上一语不发,在他旁边,九斤老太仍不停地高声骂着“一代不如一代”,与刚刚打了碗被七斤一巴掌扇倒的六斤高亢的哭声交织在一起,那只打满了补丁的破碗斜着倒在桌子上。不远处的八一嫂抱着孩子,正被七斤嫂气得浑身发抖,而七斤嫂也是一幅没好气的凶恶样子。远处,迎着夕阳和大场地上逐渐退去的热气,挂着假笑的赵七爷来了,他的帽子鼓鼓的,头发正盘在里面呢,他慢慢走来,好像对这场闹剧心满意足。

  《无辫的七斤》:江南的水乡里,夕阳西下,晚回的七斤还是受到了责骂,都怪那个吃饭不点灯的旧习。七斤摸着自己光滑的头顶,又想到如今皇帝坐了龙庭,不禁哀叹一声:“哎,怎么能把辫子剪了呢!”“快看,那是赵七爷来了,哼,准是来来看你笑话的”,七斤媳妇咬牙切齿地抱怨道。果真,过了独木桥,赵七爷穿着他那件只穿了两次的竹布长衫,迈着大步走到院子里,“哟,这不是七斤么,如果这世道,你这辫子……”还没答话,不知何时围了一圈

  前来看热闹的人,七斤媳妇不禁怒火中烧,随手打了要食的六斤一掌,似乎还不够。七斤也觉得脸上无光,低头不语,满脑子想着如何弄上辫子来,直到众人散去也不知。

  《七斤想办法》:七斤和寻常一样捏着他的长烟管走进了院,坐在了房门槛上。这次他有些缓慢的吸着烟,他十分忧愁。放下烟管前,他仍旧想着咸亨酒店里听到的“皇帝坐了龙庭”。他一点头绪也没有,但又不能在买人面前表露出来,连七斤嫂也不行,毕竟他可是“一名出场人物”。可是吃饭时赵七爷的那一番话着实吓到了他,“怎么办呢?”他心想,“我能怎么办呢?再去留个辫子?不行不行,太慢了……那去买一顶假的?哪里有人会弄顶假辫子呢?不行不行!唉,皇帝做了龙庭,我能怎么办呢?我能怎么办呢?”他又咂了一口烟,接着想他的办法了。

  《愤懑的九斤老太》:听到文豪那不符合实际的感慨,九斤老太大怒了。她已经年近八十,身体瘦小枯槁,皮肤干巴巴的,布满了岁月的斑痕。她的嘴唇尤其龟裂,牙也所剩无几,一双小眼睛深陷在眼窝里,脸上的皱纹因为愤怒而更深了。只见她拿破芭蕉扇敲着凳脚,愤愤地咒骂着这个败家的年代:“我是活够了!看不了你们的败家相!”至于那端上桌的炒豆子,她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。旁的男女默不作声,听凭她发泄着怒火,而远处跑来的孩子,则吓得躲远了。

 【《端午节》】:

  《孤独的方玄绰》街上各色的人穿梭着,唯独他,方玄绰,一身青灰的衣服,似乎脸色也是那样青灰的。他为被人指使着出来而愤愤不平,不走不是,走呢,却满脸尽是不悦。他抬头望到不远处的稻香村,店门口立着宽大的广告招牌,上写着“头彩万元”,心中按捺不住的一动,眼睛也亮了几分,两旁的街景似乎都萧条的很,唯独这几个字,在闪闪发光。他刚想迈步,又翻出皮夹,只看到孤零零的六角钱,不觉间五官拧在了一处,尔后狠狠的把夹子

  收起来。终于他咬了咬牙,夹紧了衣服,快步走远了,而这时的脸色确实是青灰的了。

 【《白光》】:

  《落榜》:陈士成淹没在榜前蜂拥地人群间,他苍白地发与眉宇间深刻的印痕使他分外扎眼。他奋力在如潮的人群中挤动着身子,探向榜前,“陈”字在他的眼前不断闪烁,跳跃,可后面跟着的却不是“士成”二字,几炷香的时间过了,原本喧嚣的人群也已经散了大半。他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错过。终于人群散尽,榜前只留他一人,他绝望地发现榜上并无自己的名字,他苦笑了一声,“十一,十三,这是十六次了。”他佝偻的身躯在萧瑟的风中显得愈发悲哀。苍白的发在榜前孤独地飘着。

  《白光》:陈士成贴在榜前,双眉紧皱,双目凝视着那上面的名字,一根手指开始在纸面上来回,屏住呼吸,大气也不敢出。陈字有不少,似乎也都争先恐后的跳进他眼睛里来,一个,两个……然而,接着的却全不是士成这两个字。太阳高升,旁的人越聚越多,闹闹哄哄,戚戚喳喳。“中了……中了!”“唉……唉……”他脸色涨红,用手搔了搔汗涔涔的斑白短发,额头鬓角泛起油光。在十二张榜中重新细细搜寻一遍后,看的人全已散尽了,干冷的风掠过陈士成惨白的脸颊,他觉得眩晕,眼前阵阵发黑,而那榜上却始终没见到自己的名字。

  《揭榜后的幻觉》:陈士成呆呆地站在榜前,双眼空洞无神。突然他看到一束白光在眼前闪动,似乎无处不在,要充满他的整个世界,他仿佛看到自己手执大把白花花的银锭,在众人敬畏仰慕的眼光下满面春光;看到乡绅攀亲,杂姓搬迁;看到屋宇全新,满桌的山珍海味……忽然,一阵萧瑟的秋风吹让他打了一个寒噤,也将他拉回现实,眼前依然是那张没有他名字的榜单。

  《淘沙中钻石的人》时近黎明,天已蒙蒙亮,城外小河跳跃着点点白光,河边跪着一个人,五十上下,衣衫破旧,身体消瘦,可他的表情狂热,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,嘴大咧着,

  似笑似哭,他颤抖着,疯狂地用手挖着,好像要将水中放着白光的钻石挖出来。他大喊着“中了!中了!这里有!中了!”天亮了,一道白光射向他,他抬起头,愣了片刻,便颤巍巍地站起身,张开双臂,向那白光扑去……  《最后一刻的白光》:他寻着那白光来到河边,河在夜晚清冷月色照耀下泛着光,远看似一面通向另一个世界地镜子。他轻轻走近,俯看下去,却是深不见底,只反射出他憔悴地面容——蓬头垢面,双眉紧皱,嘴唇干裂,最令他惊讶地是一双失了神地眼睛,里面写满空洞,不过他都无暇顾及,因为他又看见了白光。这次他忽地咧开了嘴,“咯咯”地笑了,那白光像八股上说过的“魂”一般勾着他向那河里去——他向着那白光去了!展开双臂,歪扭着身子,像断了翅的飞鸟一样猛地扑了下去。扑通一声,溅起的水花有尺高,在空中泛着冰冷的白光,扭曲出近乎“狰狞”的形状,从高处直直坠下,河面又归于平静……  《逐光》:好像是踩进了泥坑里,他脚下一绊跌倒在泥水里。那光便像是为了等他一样,忽地停下了。他浑身脏兮兮的,晚风刺进他湿透的衣服里,但大脑却仿佛仍是不清醒了。支撑着打软的膝盖,继续朝那黑暗中的白光逐去。

 “明年……明年一定是该行了的,明年一定……”有人的声音模糊的浮现于脑海。跌跌撞撞之中他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去年说过的话。突然,那不断前行的光停下了,他欣喜若狂,便猛地朝那光扑去,下一秒人却已然在冰冷的河水里了。“来年一定……”他徒然地伸出手,却只抓到了一把淤泥。

 【《兔与猫》】

  《三太太》:三太太想着,早前那窝小兔决不至于只两个,但哺乳不匀,不能争食的自然要死,她于是赶忙去看眼下这一窝。“原先想的一准是没错。”现在七个中,就有两个很瘦弱。三太太捉住母兔,将那些吃的胖大的幼崽轻推到一旁,把瘦小的捧来,摆在母兔肚子上喝奶,自己嘴里则咒骂起那害命的黑猫。然而,骂了几句也止了,依旧抚摸着小兔,既是慈祥地微

  笑着,又锁着眉头。“唉,终究是要自己吃壮大了才好,不至于被活叼了去......快吃罢,瘦弱的是要丢掉命的!......要自己壮大了才好......”

 【《阿 Q 正传》】

  《做工的阿 Q》:阿 Q 正蹲在灶房的角落,百无聊赖地举起工具,将地砖敲打出清脆的响。炉火熏得他的脸黝黑,遇上了管事的来瞧,也真以为他认真工作了一番。

 “这样的事也让我做。”他小声嘟囔着,“想我当初阔的时候……”他开始念叨起自己那些“光荣”的往事。这些话也重复了多少遍了——他已经在灶房耗了一个下午了。外面一阵嘈杂传来,他立刻亮了双眸,三蹦两跳地出去一看。不过是几个新来的小子,在赵太爷面前露个脸、献句吉祥话。目不识珠!没骨气!他望着那些人谄媚的笑容,心里越发咒骂起来,嘴上不禁催了一口。谁知这声响招来了赵太爷一瞥,阿 Q 浑身一抖,立马缩起脖子,猫回了角落里。

  《与王胡争斗》:阿 Q 醉醺醺地走在街上,醉眼朦胧间只见到王胡在墙根下翻来覆去地捉虱子,捉到一个便嚼烂了“呸”的一声吐在地上。“呵,”阿 Q 大摇大摆地走着,脱下自己破破烂烂的棉袄,想着能翻到比王胡那更大更恶心的虱子来。好不容易翻着个却是个小的,阿Q 不服输地想着:“我的虽然小,却也能吐的比你远比你声音大!”他这样想着,使劲“呸”了一下,却未能如他所愿,不仅不远,声音也小了很多。他忿忿不平地抢上去对他便是一拳,却被王胡只一拉就撞到墙上去碰头,连着六下,王胡才轻蔑一笑撇下阿 Q 走了。阿 Q 无所适从地站着,良久才啐了一口:“癞胡!”一下仿佛解了气,胜者一般离去…… 《阿Q挨打》:见镇上街道拐角之处,几人正围着一人吵吵嚷嚷的,不时还拳打脚踢那几下,被围着的那人却毫无动静,只是任人打骂,丝毫没有还手还口的意思。声响渐渐大了,偶有几人凑上前去一探究竟,定睛观瞧,可不是镇上有名的阿 Q。众人心念没什么稀奇的,看了几眼也便走开了,打人的那几位也许是倦了又见无人凑个热闹事,也三五结伴的走了,

  只留下一个满身伤痕的阿 Q。他也不喊骂也无追上去还手之意,挣扎着扶墙站起,三步一晃的走着,嘴中也不知念叨些什么,脸上还挂着满足的微笑。

  《笑》:又一次阿 Q 的脑袋被一群人摁住,“邦邦”的碰撞在小街上的泥墙,旁边充斥着市民的哈哈大笑声,“虫豸”“他承认自己是虫豸!”“哈哈哈”笑声有些刺耳,阿 Q 只把嘴闭着,一言不发。他勉强把眼皮抬起来,周遭人笑到流泪的眼睛,路人一样空洞无神。不知为何,他反而乐于被这样一群人耻笑,“他们和我没有什么不一样的。”他突然笑了,“哈哈哈!他竟然笑了!”周围又爆发出一阵狂笑。不知为何,他突然觉得头部疼了起来。人们玩累了,又狠狠地摁住了他的头,然后笑着走开了。阿 Q 把头抬起来,摸了摸痛处,和那些市民一样响亮地笑了起来。

  《呵!我终于被自己的儿子打了!》:艳阳高照,天气晴朗。阿 Q 走在路上,看着晴朗天空,心情很好,准备去小赌两把。“嘿,你看他头上的癞疮疤……”阿 Q 听到有人在议论他头上的疮疤,眼中憋着怒火回头一看,原来是那个王癞胡。“呦!快看他生气了!哈哈哈……”他的怒火一下喷了出来,上前就是一记拳头。“哈!你敢打我!”王胡和旁边两个小生上去就狠揍了阿 Q 一顿。待他们走后,阿 Q 踉踉跄跄起身,觉着有些难堪。不过他转念忿忿地说:“呵!我终于被自己的儿子打了!”说完,他又觉得有几分释然而高兴地向前走去了。(1 班王铭)

  《精神胜利的专家——阿 Q》:望着迎面走来的壮汉,醉醺醺的阿 Q 内心嘀咕着:“切,不就是一条毛虫一样的人,也值得我抬眼去看他么……”但没想到的是,心中的话却一不小心说出了口,“癞皮狗,你骂谁?”壮汉轻蔑的抬起眼来说,阿 Q 起初还昂着有癞疮疤块的脑袋,心说:这样满脸胡子的东西,也敢出言无状么。但一看到壮汉在撸袖子准备揍人,阿 Q 原先的那副装模作样的威风劲儿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“我说的是那只毛虫,不……不是你……”他一边谄媚地笑着,一边用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地上一块石头,但没等他说完,阿 Q 的脑袋就

  被重重地砸向破砖墙,一下又一下,阿 Q 缩着脑袋,像只小鸡似的,“我是毛虫好么,我是!”阿 Q 的求饶还是成功了,看着壮汉远去的身影,阿 Q 一边摸着脑袋上的大包,一边自我慰藉: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他不过是小人,我可还是个君子呐……”  《永远“快乐”的阿 Q》:“你也敢姓……”,话音未落,雨点般的重击向阿 Q 袭来。阿 Q忙叠声道“不敢……”,抱头鼠窜,直到骂声渐消,他才捂着脸,一拐一拐回到他的安乐窝——土地庙。“妈妈的——,敢打你祖宗!反了!”歪倒在茅草垛里他,在幽暗的烛火下,陷入遐想,“老子本姓赵,那想当初……,你也配……呸!”他裹了裹褴褛的衣衫,“敢打我,说明我受他们的重视,我的地位威胁到他们,他们怕我,怕我的地位上升了,从此就和他们攀上关系了。” 火苗跳动着,他的瘦削的、满是伤痕的脸上,漾出了满足的微笑。哼!别看我现在没地安身,老子早年住的比你们贵气多了!丫丫呸!

  《阿 Q 挨打后》:夜,黑沉沉的,破败的古庙已是千疮百孔。这时,路上传来了脚步声,是阿 Q,跛着脚,捂着腮帮子,呲牙裂嘴地走进庙中。刚一进庙,他就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一头栽在了草席上,应是压到了他的痛处,嘴里哎呦呦地叫着:“怎么这么倒霉,出门又被人打了,买没捞到吃的,哎呦呦,疼死我了,那人下手真狠!真是的,儿子又打老子,简直反了天了,儿子真不听话。”骂着骂着,心里舒坦了些,怀着疲惫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 《胜利之后》阿 Q 带着一抹浓厚的残笑走进了小茶店,他刚刚被人家打了一顿,这会儿脸上却挂着扭曲的胜利者的微笑。“呦,我们阿 Q 打了大胜仗回来喽!”人们手里端着碗跟他打趣道,心里已是猜出八九分,却是十分想戏谑一下这位“朋友”,听了这个赞扬,阿 Q 立马合不拢嘴,脸上的扭曲不知是因为邪恶还是疼痛,却并不能引起别人的任何同情。他环顾四周,确认身边没有刚才那场大捷的目击者,便很自然而又自得地向周围人吹嘘起来,一阵哄笑——笑者脸上充满快乐、解气、宣泄的满足。

  《阿 Q 看行刑》阿 Q 长长地伸着脖子,向邢台上望着,但仍看不清晰,于是他踮起脚,

  使劲往前挤,活像被人用绳子套住脖子往前拎。终于挤到邢台前,竟是一个小媳妇。这让他想起了小尼姑,伊的脸滑滑……不禁心生怜爱。但听到伊是“谋害亲夫”的人犯,立刻转念,“你个臭婆娘,真不是个人!”好像还不解气似的,又向空中挥了挥拳。台上的女人也抬头望向他这边,虽披头散发,脸蛋到还有几分俊俏。哎!可惜了!阿 Q 又眯眼瞧了瞧,要了要求,伊一定是受了冤屈了!

  《阿Q画圆》阿 Q 第二次抓出栅栏门是第二天的上午。老头子和气的问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阿 Q 一想,没有话说,便答:“没有。”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纸笔硬要塞在他手里。阿 Q 很吃惊,因为这是初次所以不知怎样拿“我……我……不认得字。”阿 Q 一把抓住了笔,惶恐而且惭愧的说。“那么便宜你画一个圆吧!”阿 Q 伏下去,使尽了平生的力气画圆。他生怕被人笑话,立志要画得圆,但这可恶的笔很不听话,画得歪歪扭扭。阿 Q 正羞愧自己画得不圆,那人却早已拿了纸笔去,将他抓进栅栏门。阿 Q 也不懊恼,只是觉得圆圈不圆是个污点。但不多时却想:孙子才画得很圆呢。

  《阿 Q 赴刑》:阿 Q 站在囚车上,街道旁挤满了围观的人群,望着他议论纷纷,阿 Q 突然的有一种被万众注目的感觉,这几乎让他有些飘飘然的。哈!他心想着,他们定是在钦佩爷爷我,免不得要相互述说我的光辉事迹,可不,我也是位英雄呢!他又瞥见了人群中的鄙夷视线,却不以为然,觉得这定然是他们在嫉妒。他们也想出名哩,出不得风头便眼红他人,现在的人啊,噫……刑场已然出现在眼前,阿 Q 又有些怕了,但转眼又开心起来了,想自己也算上的是个革命党人了,比洋鬼子那冒牌货不知强出多少倍哩,便又挺起胸抬着头,神气起来。囚车慢慢的驶到了刑场。

  《阿Q临刑》:车在路途上颠簸着,四外是不断的喝彩声。阿 Q 瞧向车外的人群,竟倏怵了,因为他看见从来没有见过的很可怕的眼睛。那些眼神,又钝又锋利,像是一头头饥饿的狼,阴沉灰暗的颜色,里里外外包围着他,等待他的死亡,垂涎他的鲜血。不!不只是鲜血!

  他觉得喘不上气来,仿佛那些饿狼,正在咀嚼着他的骨头,冷血又贪婪,最后连他的一丝灵魂也通通啖去。阿 Q 想呼喊,却如同被扼住了喉咙,只能机械的随车摇晃。他瞥向同车的人,他们惶恐,呆滞,悲伤,而自己,确乎是已经死了。

  《行刑途中》:阿 Q 被绑着,坐在押送犯人的囚车上,一张脸上尽是失败的灰白色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,要让官兵如此大动干戈抓捕他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。他混混噩噩地坐在车内,一双眼睛早已经失去灵动的光彩,现在也只是略微僵硬地转动一下眼珠,浑浊的眼球里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。但是,随着囚车周围的路人越来越多,阿 Q 的身体越来越僵硬,最后竟颤抖起来。无数道几乎将人洞穿的视线死死地钉在他的身体上,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缓缓地爬上脊椎,刻薄的言语穿透他的身体,像是刺穿了他的灵魂一般——终于,他的脸上一片死灰,头脑嗡嗡作响,他想,这次真的是完了。

  《精神胜利赢砍刀》:远远见着,阿 Q 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,旁边站着两个彪悍的大汉。阿 Q 的头发沾满了污渍,脸活像个大花猫。只见他两腿跪倒在地,有些疑惑地看着四周围观喝彩的路人,转眼间却又勾起一抹笑容,将头高高地昂起像是个骄傲的大公鸡,那神情分明是——他们都是来为我阿 Q 而来的,为我阿 Q 喝彩的。砍刀朝着阿 Q 的脖子砍去,阿 Q 则是一种被关注的满足,朝着围观的人群一声高呼:“二十年后,老子又是一条好汉!”手起刀落,阿 Q 的脑袋滚了几滚,带着没有褪去的笑,落到不远处,人群渐渐散了。

  《最后一幕》:阿 Q 看到了最后一幕是这样的:那些围在两旁高声喝彩的民众,一眨眼间全变成了他曾经见过的狼眼睛,又幽又怯,一闪一闪的似鬼火般,将他钉透,他想大笑,想反抗,想唱那“手执钢鞭将你打”,想喊“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”,可那狼眼睛离他愈发进了,那锋利的牙混着吴妈的叫好声,已经在啃食他的皮肉了,他开始恐惧,想喊救命了,他本觉得自己永远救得了自己,可现在看来……阿 Q 两眼发黑,再没了知觉,而那些瞪视着他的凌厉的眼睛,已经揪住他涣散的灵魂,大快朵颐了。